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冯骥才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冯骥才:谁也不会有经受苦难的准备,但灾难临头都必须经受

2017-08-27 08:24:46 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作者:冯骥才
A-A+

  冯骥才热爱生活。文化、文明,乃至其中的人性,都是他最在意的事物,而不论世事变迁。

  今天是“我有嘉宾”第10期的问答。冯骥才说他只是生活的“过来人”,而不是解答者。他相信生活属于每个人自己。

  是啊,生活属于自己。我们相信那些真诚的“经验”讲述者,他们更可能帮助我们看到更广阔的生活世界。

  两周前书评君发出预告征集问题,提到了这样一种观察:现今的人们更愿意往自己的生活环境上深思,渴望掌握生活的自主权,摆脱那些空谈“道理”。是为一种进步。但也有偏执者成为被诟病的所谓只知“怪社会”,而不在对时代反思的同时进行内省。顺从者和偏执者,都难得平衡。

冯骥才苦闷时的自画像。

  冯骥才根据生活经验提到一种“定力”。在他看来,定力是精神的追求,还有纯正的价值观——“如果你的倔强建立在这上面,你会活出一种自信的感觉。”但是,“谁也不会有经受苦难的准备,但灾难临头都必须经受”,冯骥才热爱生活,在他看来,这些有大有小的苦难是活着的一部分,不管是何种年代,谁也不可避免。活着即不易。

  但最关键的是经受苦难时所选择的态度。“是一味忍受,还是想方设法越过它;是放弃初衷,还是扛着梦往前走;是怨天尤人,还是提升自己。”我们对苦难的态度,最终将决定苦难最终落在身上的境遇和姿态。

  新京报书评周刊“我有嘉宾”第10期

  嘉宾:冯骥才

  栏目编辑:阿东

  困惑、苦难与活着

  “苦难是活着的一部分”

  Q

  提问(许星):冯老师您好,我是一位毕业一年的年轻人,这踏入社会的一年时间内,现实的残酷和自我的倔强都在撕裂着我,想问如何平衡内心的矛盾,找到精神的自由?

  冯骥才

  你静下来想一想,现实真的把你撕裂吗?把你什么撕裂了?现实压力与困境人人都有,只是各不一样。任何人不会体会到别人的压力。你刚入社会,困难多,尤其你对社会所知不多,你的社会能力有限。你是不是把对生活的渴望而无法实现带来的苦恼与焦急,也当做“残酷的现实”了?

  人生很漫长,今天没有实现的未必将来不能实现,别人成功的不等于你不成功的。你能不能先寻找一下自己定力?在激流涌动的生活河流里没有定力可不行。定力是你精神的追求,还有你纯正的价值观。如果你的倔强建立在这上面,你会活出一种自信的感觉。

  Q

  提问(李阳):冯先生您好,去年十月我在南开大学聆听叶嘉莹先生做《对柳永词毁誉之平议》的演讲的时候被叶先生提出的一个问题深深打动了,叶先生说:“一个人,你有你的才性,你有你后天的环境,你应该怎么样完成你,完成你自己”?可以请您谈一谈您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感触吗?而每个人所处的环境都是不同的,但是有一点,每个人都是在苦难之中成长起来的,那真是苦难磨人人自成,所以您又是怎么样看待您在生活中遇到的这些苦难的呢?谢谢。

  冯骥才

  篇幅有限,就说说苦难吧。苦难有大有小,有个人遭受的挫折与痛苦,有来自大自然的灾难,也有时代性无可逃脱的不幸。这些我都遭遇过。

  我的体验是,谁也不会有经受苦难的准备,但灾难临头都必须经受,因为它们是人生的一部分,也是活着的一部分,谁也不可以避免。关键是在你经受苦难时用一种什么态度。是一味忍受,还是想方设法越过它;是放弃初衷,还是扛着梦往前走;是怨天尤人,还是提升自己。

  你对苦难的态度,决定苦难最终落在身上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如果你是积极的、坚韧的、心头的火一直没熄灭,苦难最终对你是一种磨砺,它还会增强你的自信与能力,转化为一种财富。这样,你就会说出“苦难造就了我”这句话。否则,苦难只会转化为痛苦的记忆,一段被命运糟蹋掉的生命时光。我这么说,是我从同时代的许多人身上看到的。

  Q

  提问(刘海琴):我一直在问自己活着的意义,可是从未得到过内心的答案,是否人活着本就无意义,在一步步的向死亡靠近?

  冯骥才

  一个人刚生上下来,是自然生命,本无意义。生命的意义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来自社会的赋予,一是由你自己的确定。其实社会赋予的,也需要经过你自己的认定。

  社会是大家共同的,需要人人为它做出贡献,不论贡献大小。你的工作很普通,也是社会不可或缺的。把自己的工作用心做好,生命就有价值。这是社会对一个人评价的标准。生命的意义就是生命的价值,这个价值是精神的价值,不等同于财富价值。“一个亿”可不是我们生命的价值。

  我听过一个满头银发的老教师讲他一生培养过多少孩子时,脸上泛着陶醉一般幸福的微笑,有一种很充实的成就感。我想她是懂得生命的意义的。人是不能枉此一生的,前提是要弄明白为什么活着。要活得明白,活得心安理得,将来就会无怨无悔。

  你可别认为我在讲大道理,大道理是管大事的。生命的意义是一人由生到死之间必需完成的最大的人生课题。这是必需思考的。我赞成你思考这个问题。

  文学与文化

  “文化价值是文学的魂”

  Q

  提问(刘虹辰):作为一个天津人,我毕业论文研究的是您的文化系列小说,题目为《书怪事奇人,寻文化真味——论冯骥才津味文化系列小说》。敬佩于您以“文化人的责任感”做事的原则,您的文化先觉思想并未只停留于理论建构,而且带有行动力。所以迫切地想知道站在一个创作者的立场来看,在诸如《俗世奇人》、《怪世奇谈》的文化小说中,您如何看待其文化价值与文学价值的关系呢?两者相比,孰轻孰重?

  冯骥才

  你的问题有深度。对于文化小说,其文化价值是文学价值的一部分,最重要的一部分,甚至是魂。

  文化揭示得愈深刻,文化个性表现得愈鲜明,作品的文学价值就愈高。比如鲁迅的鲁镇人、老舍的北京人,巴别尔的哥萨克。我写《俗世奇人》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把天津人的集体性格留在纸上。

  文化小说中,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个性,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一种共同的性格,就是集体性格。一个地方的地域个性总是在某个时候表现得分外鲜明。上海是在三十年代,天津是在清末民初。

  集体性格是一个地域的文化养育出来的,它是一个地域最深刻的文化。因为,文化最终体现在人的身上。这种文化很难用绘画、用音乐表现,只能用文学来表现。

  Q

  提问(睿娴):冯老师,现在民间传统文化的保护总体处于一个什么状态?我发现很多这个领域的教授只是在学术圈子发表言论,其实跟民间互动很少,连微课都很少讲,所以对民众真正的影响力很有限。冯老师您以后打算讲微课或者开公众号来跟大家互动吗?

  冯骥才

  你发现的问题一针见血。坐而论道是我们学界的一个老毛病。因此,十五年前在我们举行全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时,曾向我们自己呼吁“把书桌搬到田野”“到民间去”“做行动的知识分子”,这样才对中华大地上的“非遗”展开了全面的地毯式的普查。

  不少学人做出非凡的贡献。可是现在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除去少数的专家坚持在田野一线中工作,大多书桌又搬回来了。大学的博士生们到田野里只是匆匆收集点素材,随后就扎进电脑里“编造”论文。

  我们的文化遗产问题多多,但我们学术的帮不上忙。病人在床上呻吟,医生们却聚在论坛上云山雾罩地高谈阔论。我们应当拷问自己,我们真的深爱自己的文化吗?是不是把文化当成了自己的学术饭碗了?我们口头总说中华文化如何博大精深,是不是有点虚伪?

  时代与文明

  “遗忘不应该是我们的民族性”

  Q

  提问(郁振山):有人说我们中国人有个健忘的毛病,尤其容易忘记那些错误或失败,甚至事故。但事情过去后就像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善于吸取教训,不会对之后产生大影响。这种现象存在于文化,政治,甚至安全方面。您认为这种健忘是文化基因,还是时代的流行病?

  冯骥才

  遗忘不应该是我们的民族性。只不过由于我们过去封建社会的历史太长,小百姓对贫穷与苦难无奈,习惯于用抹去记忆的方式来避免痛苦。

  但是,任何一个强大起来的民族都应有两种自我的记忆:一是光荣,一是耻辱。记住光荣容易,记住耻辱不易。

  可是惟有真正的自信,才敢于直面自己曾经的耻辱与错误。记住错误才会与错误告别。这是一种健康的理性,一种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也是一种境界。所以说:跪下来的德国人比站着的日本人高。

  Q

  提问(王坤):人人心中都有一个“黄金时代”,而这个时代都在过去,为什么?

  冯骥才

  因为“黄金时代”是一种历史称呼。任何一个“黄金时代”的称呼都是过后才出现的。比如大唐盛世与文艺复兴。它们伟大的成就,历史的贡献,对后世深远的影响,只在过去之后,我们才渐渐地认识到;而且历时愈久,看得愈清晰。

  我们能在托尔斯泰、列宾和柴可夫斯基活着时候,就称他们那时是一个文学和艺术的黄金时代吗?正因为那个时代过往不复,才会像黄金一般的珍贵。然而,真正的黄金时代也不只属于过去,它的遗产我们享用不尽;它们立在那里,像历史的标杆,也是人类文明的一个个高峰与高度。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冯骥才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